首 页 时尚新闻 金融新闻 星声星语 娱乐新闻 科技前沿 法律在线 健康新闻 历史咨询 汽车资讯 财经资讯

金融新闻

安徽华人健康拟6月10日上会 实控人曾卷入多起“受贿案”

发布日期:2022-07-14 19:59   来源:未知   阅读:

  安徽华人健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人健康)迎来首发上会,公司将于6月10日接受创业板发审委审议。华人健康本次拟募资约6.06亿元,其中5.56亿元投向营销网络建设项目,5000万元用作补充流动资金。

  资料显示,华人健康主要从事医药代理、零售及终端集采。截至2021年12 月31日,公司拥有880家门店(877家零售药店和3家门诊),主要集中在安徽省(省内门店数量850家)。2021年,华人健康收入突破20亿,不过,其利润不足7千万,同比还出现下滑。

  子公司及实控人曾卷入多起“受贿案”,无资质经营销售劣药等违法活动被罚95次处罚23万元

  招股书显示,安徽国胜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简称“安徽国胜”),从事医药零售业务,系华人健康重要全资子公司。于2010年8月设立之初即使用“国胜大药房”作为企业商号,“国胜大药房”是公司自主打造的药店品牌。

  2021年,安徽国胜实现收入16.13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华人健康全部768 家直营药店均使用“国胜大药房”作为店名品牌。而安徽国胜拥有608家(不含子公司)直营连锁药店,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何家乐兼该子公司的法人代表。

  不过,这家企业在经营中却存在违规,涉嫌多次行贿,且由实控人何家乐、何家伦亲自上阵。

  财经参考在裁判文书网搜索“安徽国胜大药房”字样,检索的法律文书达104篇。而在这众多的诉讼案件中,有3起卷入地方干部受贿案。

  2016年11月,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并作出了案号为(2016)皖0104刑初481号的《施伟国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据显示,2008年至2016年间,施伟国历任合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监督处处长、药品化妆品流通监管处处长之职,多次收受被管理医药企业相关负责人为感谢或得到其关照给予的现金及购物卡,计24.6万元,其中,累计从安徽国胜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负责人何某处收受现金2万元、购物卡5万元。

  2017年3月,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并作出了案号为(2016)皖0104刑初455号的《佘某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据显示,佘某在担任合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医疗保险处以及医疗、工伤和生育保险处处长期间,利用其负责审查定点医疗机构、药店资格,负责审批定点医疗机构、药店的法人、地址以及账号等变更等职务上的便利,先后收受12家医疗机构、药店送给的财物,计9.5万元现金、11.3万元购物卡。

  安徽国胜就卷入其中,该公司董事长何某于2012年春节至2015年中秋节,每年春节、中秋节都到佘某办公室或住处附近,送给佘某价值2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购物卡,共计价值20000元的购物卡,佘某均予以收下。2014年,经佘某签字同意,该公司23家门店顺利纳入医保定点。2015年,该公司部分门店申请企业名称变更、企业地址变更等,佘某均签字同意。2015年中秋节前,佘某主动将其收受的价值20000元的购物卡退给何某某。

  2017年4月,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并作出案号(2017)皖01刑终82号的《谭海林受贿二审刑事裁定书》,据显示,2014年7月,安徽国胜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下称国胜大药房)的芙蓉苑店和藕塘路店接受消费者用社会保障卡购买非药品类商品,并将消费者的社会保障卡拿到有合作关系的生源药房和普乐药房刷卡结算,合肥市医保中心接群众举报后对此事进行调查。

  同年7月的一天,国胜大药房董事长何某1和其哥哥何某2来到谭海林的会客室,何某1提出希望谭海林能帮忙使被调查的两家药房不处罚或从轻处罚,谭海林遂电线万元现金的纸袋留在会客室送给谭海林。2015年2月份的一天,何某3根据哥哥何某1的安排,来到谭海林的会客室,为了和谭海林搞好关系,在国胜大药房的经营等方面继续获得谭海林的关照,送给谭海林4万元购物卡。

  除了上述重要子公司涉嫌行贿违规外,报告期内,华人健康还存在无资质的违法经营活动。

  2019年1月,芜湖国胜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南陵阳光小区店因未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从事食品经营活动,违反《食品安全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被南陵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南)食药监食罚(2018)322号),并没收违法经营的保健食品及罚款0.80万元。

  另外,华人健康还销售劣药被处罚。2019年1月,华人健康因销售劣药通窍鼻炎片,违反《药品管理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被合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华人健康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合)食药监药罚 [2019]1号),并没收销售劣药违法所得8.43万元。

  2019年10月,华人健康因销售劣药阿胶补血口服液,违反《药品管理法》 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被合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华人健康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合市监(原食药监)食罚[2019]20号),没收销售劣药违法所得5.77万元。

  报告期内,华人健康及其子公司、所属门店涉及行政处罚95起。其中单笔处罚金额1万元以上的共计5起,合计处罚金额(含没收非法所得)18.20万元;不涉及罚款或单笔处罚金额1万元以下的共计90起,合计处罚金额5.00万元,共被罚款23.2万元。

  上述卷入谭海林受贿案件有3名何姓人,那么,除了公司实控人何家乐、何家伦两人外,还有谁呢?

  招股书显示,华人健康的前身为安徽省华仁医药经营有限公司(简称安徽华仁),成立于2001年6月,由上海玉安、新药研究院、郑敏瑶、吴景平、胡旭、余国玉、郭继红共同出资505万元设立,其中,上海玉安与新药研究研究除了货币出资外,还以医疗器械等非货币资产出资,但该部分出资并未履行相应的评估手续。

  为了规范上述出资,17年后的2018年10月由现实控人何家乐以自有资金补缴了安徽华仁设立时的非货币资产出资。上述两家投资机构因安徽华仁经营 效益未达预期,连年亏损,而马从华等人看好医药流通行业市场前景,2005年,新药研究院、上海玉安及相关自然人将所持安徽华仁股权转让给马从华等人。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仅仅看好3年后,马从华等人就匆匆退出,2008年,何家乐、何家伦、何家裕称看好医药流通行业前景,受让马从华等人持有的安徽华仁股权。

  经营7年后,何氏三兄弟也进行了“分家”。招股书称因何家裕与何家乐、何家伦战略规划不同,何家裕看好中药饮片生产领域,拟退出医药流通行业,独立创业经营中药饮片的生产。2015年3月,何家裕自愿转让所持华人健康全部股份,不再参与公司经营管理。

  何家裕退出的时间正好是上述涉嫌行贿案件的最晚时间节点,那么,何家裕是否真的是因为战略理念的不同而退出华人健康的呢?

  在何家裕退出公司后的半年,2015年12月,由何家伦、何家乐经营管理的淮仁堂发展转让给何家裕,而这家企业名称曾一度为安徽华人健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与上市主体名称仅由“科技”变成“股份”两字,但在2019年8月,该企业变更成安徽淮仁堂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为何会共用商号长达5年直至公司计划上市。何氏兄弟是否真的分家亦或是真是因为政见不一而分家?

  财经参考注意到,如同招股书描述的一样,何家裕退出公司,开始布局中药饮片生产领域,于2015年11月,设立了一家类似同仁堂一样的中医药生产销售服务企业安徽淮仁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淮仁堂”)。

  招股书称公司与淮仁堂不存在同业竞争、双方资产、人员、办公经营场均未混同,彼此独立。但其经营客户却说明了一些问题。

  报告期内,双方重叠的客户分别达308家、376家和572家,重叠的销售额分别为4,541.77万元、6,767.43万元和9,352.90万元,均出现逐年显著上升。

  同时,报告期内,公司与淮仁堂药业之间的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11.91万元、2.33万元和5.21万元。

  招股书显示,华人健康此次上市的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其系华泰证券控制的公司。而在成为保荐机构之前,同一控制下的关联方华泰大健康一号、华泰大健康二号及道兴投资提前布局入股了华人健康股份。

  2017年10月,华泰大健康一号、华泰大健康二号、道兴投资以每股19.29元认购华人健康新增注册资本7,500万元,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三方共持有公司6.68%股份。

  资料显示,华泰大健康一号、华泰大健康二号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设的直投子公司华泰紫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其与本次保荐机构华泰联合证券均为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控制的公司。道兴投资系华泰大健康跟投平台。

  就在双方签订增资协议的同时,发行人及其实际控制人何家乐、何家伦(以下简称“承诺人”)与华泰大健康一号、华泰大健康二号、道兴投资签署了相关股东协议、补充协议等(以下简称“对赌协议”),约定了业绩承诺、优先认购权、注册资本的转让限制、优先购买权、售股权、领售权、反摊薄保护等特殊权利义务条款。

  然而,招股书并未披露业绩完成的标准及完成情况,而称2021年3月,双方终止了对赌协议,条件是各方同意,自公司向证券发行监管机关提交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申请获受理之日起终止。并在公司申报IPO上市后,2021年9月,签署了“终结协议”,且称不存在抽屉协议,关于回购或售股权的条款自始无效,不存在保留效力恢复的条款。

  华人健康3.6亿元的收入来历不明是否存在其他因素呢?财经参考发现,华人健康现金交易额较大,报告期内,公司现金交易总额分别为19,262.74万元、16,768.69万元和14,688.97万元,三年合计50,720.04万元,超5亿元。

  另外,华人健康还存在第三方回款情形。报告期内,公司通过物流公司、客户包括个体工商户及员工、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等回款的金额合计分别为3,839.76万元、5,759.04万元和6,239.33万元,逐年递增。

  财经参考注意到,相比于上市同行,华人健康经营规模处于末端水平,无论是门店数量还是门店平均收入均不足同行平均值的一半。

  2019年度、2020年度以及2021年度,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7.88%、 36.26%以及34.87%,综合毛利率逐年下滑。

  需注意的是,2021年公司的营业收入虽达到了23.39亿元,同比增长了21.12%。公司2021年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972.66 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117.56万元,同比分别下降了 1,919.33万元和2,398.19万元,下滑比例分别为21.58%和28.16%。

  我国医药流通行业属于充分竞争市场。近年来在安徽省内,医药零售领域的收购兼并不断推进。

  上市公司老百姓收购了安徽百姓缘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高瓴资本旗下的高济医药(安徽)有限公司相继收购滁州华巨百姓缘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安徽高济敬贤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安徽广济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芜湖中山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等。

  此外,互联网企业亦积极在医药零售领域进行布局,京东集团下设京东健康,其业务涵盖医药零售、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等领域。在此背景下,发行人零售业务面临的竞争压力进一步提升,如若应对不善,未来可能被其他企业挤压安徽省内的市场份额或失去省内门店数量第一位排名。

  • 上一篇:跟着党旗闯四方——安仁县“双报一领”强化流动党员管理纪实
  • 下一篇:上市公司鲁西化工接受749亿元《技术不使用和保密协议》巨额赔偿
  • 网站首页 时尚新闻 金融新闻 星声星语 娱乐新闻 科技前沿 法律在线 健康新闻 历史咨询 汽车资讯 财经资讯